当前位置:主页 > 娱乐 >

打黑除恶须收“

来源:网络整理编辑:游龙网络2019-01-11 03:34点击:

  本人邬险锋,联系电话18727288888,身份证号码:420500196304060057,系中国共产党党员,复转军人;本人现在身份系宜昌市同升置业有限公司持46%股权的股东。
  本人于2014年12月1日向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举报原同升置业有限公司法人郭铁祥在任职期间涉嫌职务侵占,挪用公款,该局经侦支队受理立案侦查,于2016年初侦查终结并向宜昌市人民检察院提交了宜公经字【2016】02号起诉意见书。后来案件被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用途不明为由,二次退回补充侦查,于2016年11月26日犯罪嫌疑人郭铁祥被检察机关取保候审。从公安机关立案之日起的三年多之后 ,于2017年5月犯罪嫌疑人郭铁祥被免予起诉。
  作为该案件最大受害者的本作为该案件最大受害者的本人看着宜昌市公安局《起诉意见书》倒数第二段“上述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的结语,却面对不法之徒在损害公司的利益、损害他人的合法权益、把公司的巨额财产侵占之后被撤销案件免予起诉的事实,直感觉到法律在我们老百姓心中的神圣地位被践踏得体无完肤,我们国家唯一执政党的党性被践踏得体无完肤,我们口口声声高呼的“法治”社会被践踏得体无完肤!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办案人员立案一年多来针对九起互不关联的案件积累下的42卷1045页办案卷宗移交到检察院后,检察院两年后得出的结论居然是撤销案件,不予以起诉!不予以起诉的根据是检察机关在案犯取保候审期间相互串供后的案件复核口供材料,从而得出的犯罪证据不足!
  犯罪分子郭铁祥在铁证如山的情况下被检察院以挪用资金的去向未查明为由将其取保候审,进而又将其免予起诉,到底是说明了什么?难道侦办此案的公安办案人员是一群酒囊饭袋,耗时两年办了一起冤假错案,而导致郭铁祥被错误逮捕关押达一年多时间?若此案是一个错案,那么不得不请求湖北省监察委过问一下:1.因错案逮捕羁押郭铁祥、徐佳达一年多时间,为什么在下文免予起诉二人前不是跟这二人商谈国家赔偿的相关事宜,而是让这两人跟检察机关签署什么“放弃国家赔偿协议”作为不予以起诉的条件?2.职能部门对造成如此错案的宜昌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办案人员作出了如何的处理?若不能定义为错案,那么最终却让不法分子逍遥法外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是哪些利欲熏心而视党纪国法如儿戏的共产党的败类通过钱权交易在执法中颠倒黑白,为这些不法分子撑起了万恶的“保护伞”?
  在2014年12月至2016年10月,郭铁祥被公安机关羁押期间,郭依法不能行使他作为同升公司法人的职能,鉴于本人是同升公司第一大股东的身份,伍家区人民政府根据《公司法》要求本人依法履行公司法人职责。本人全面接手工作之后,委托湖北隆兴会计事务有限责任公司将本公司从注册时间至2016年4月30日前的财务就未被郭铁祥隐藏的帐务全面审计。审计过后才发现,被郭铁祥、徐佳等人利用公司职务之便,侵占、挪用公司财产的作案次数远远不止本人于2014年12月前向公安机关举报的九起!非法侵占公司财产已达触目惊心的数亿元人民币之巨!并且发现郭铁祥在担任公司法人期间与政府官员勾结非法倒卖公司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的土地,而倒卖增值土地所得数亿人民币的巨额收益一部分被郭铁祥个人所得,绝大部分被郭用于收买腐蚀共产党的“蛀虫”成为他大肆勾结黑恶势力、侵占公司财产的罪恶“保护伞”!当我发现郭铁祥借同升公司的平台实施的这一系列惊天罪行后,我震惊,害怕!究竟是该沉默,还是大胆揭发、举报,我犹豫不决!当郭铁祥在铁证如山的罪行面前被取保候审,直至被免予起诉,并且在取保候审期间更加肆无忌惮地利用“保护伞”的庇护,警匪一家两次在同升公司下属产业园金都批发市场内“打砸抢”,依靠暴力手段野蛮夺取市场管理权和收费权,让我看清了这伙人要置我于死地才罢休的狼子野心!恰逢其时,党中央传来“坚决打黑除恶,铲出黑恶势力的一切保护伞和经济基础”的声音,这才坚定了本人要跟以郭铁祥为首的这伙邪恶势力斗争到底的信心和决心!我决定从四个方面全面举报以郭铁祥为轴心的“保护伞”及黑恶势力团伙:
  一、2009年,郭铁祥利用同升公司法人的身份与当时的伍家区政府官员勾结,非法倒卖同升公司并未取得“土地使用权证”的土地240多亩给“金东山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交易价为300万元/亩,买方的直接操办人名叫何文忠(此人系伍家区时任公安分局局长曾浩引荐。众所周知,面积如此巨大、数额如此巨大的国有土地非法交易,背后没有强大的“保护伞”团队支撑,是无法进行的)。该交易非法所得达数亿元人民币,除郭部分占为己有外,其它全部被郭用于拉拢腐蚀与该宗土地非法转卖相关的政府官员,这些人通过钱权交易形成郭铁祥“保护伞”网络。
  二、自从2012年本人进入同升公司股东会以来,郭依仗有“保护伞”庇护,一直通过勾结给我放高利贷的债主和社会上的黑势力对我施压,而在公司内部又非法剥夺我作为公司股东最基本的享受利益分红的权益(本人入股以来公司资产持续增长,每年收租都是数千万元,郭私自出售公司不动产达数亿元,我没有参与过一分钱的分红),导致我无法偿还我因公司投入所欠下的债务;甚至还在本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伪造签名、伙同其他股东私自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在本人根本就没在工商局签字办理手续的情况下将我股份中的百分之十三转让到其它伪股东名下!郭所做这一切就是为了逐步削弱本人在公司中的话语权,使我迫于高利贷的压力将公司持有的股份以低于市值的若干倍贱卖给债权人,并向我的债权人承诺以高于我的债权人收购本人股份的价格回购。在此案例中郭铁祥的手段是煽动我的债权人到法院要求主张权利,然后利用“保护伞”疏通受理法院——宜昌市三峡坝区人民法院相关执法人员,授意不具有司法审计鉴定资质的长江审计事务所及长信审计事务所违法违规恶意降低评估本人所持股份市值标的,直至本人股值由2017年的市值8亿变成了评估值仅6000多万元而起拍。在本人于2018年6月向宜昌市财政局申诉后,鉴于严重违法违规所促成的审计评估报告漏洞百出,坝区人民法院才被迫中止拍卖程序,使得本人的合法财产暂时得以保全。此项“保护伞”行动的主要前端行为人是法官兰昌国,对本人在同升公司所持股份进行市值审计的两个审计事务所皆有人证证明所出具的审计结果为法官兰昌国授意,迫于法院的压力不得不出具高失真的市值评估报告。
  三、在“保护伞”的作用下,宜昌市夷陵区人民检察院对经侦支队已办成铁证如山的郭铁祥职务侵占一案想方设法开脱,在对移送的犯罪案件没有进行任何犯罪事实确认的情况下,将郭铁祥、徐佳取保候审,蓄意让郭铁祥等疑犯在失去监控的情况下与证人及同案犯串供,然后在案犯取保候审半年以后已充分串供的情况下,以掩人耳目为目的,对公安机关移送的郭铁祥等人职务侵占犯罪案件进行已完全不具备法律效力的所谓提审“核实”,然后以此不具备法律效力的串供后的翻供材料为依据作出免予起诉的决定,致使郭铁祥、徐佳等十余名涉案人犯至今消遥法外。
  四、在“保护伞”的庇护下,郭铁祥即使在狱中,仍与社会黑恶势力勾结,欺压市场商户;特别是在郭铁祥取保候审前夕,通过“保护伞”的运作,郭竟然在狱中与宜昌有名的黑社会头目洪吴发勾结上,(洪吴发系原宜昌市CBD最大电玩赌城——鑫鑫电玩城的老板,当年曾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曝光,但在强大保护伞的庇护下,风声过后不了了之。)洪吴发声称取得了当时还在狱中的郭铁祥、徐佳的授权,行使二位股东在同升公司的所有权利。并以郭、徐二人代言人的身份登报通知2016年11月4日在桃花岭饭店召开同升公司股东会议。议题就是要解除本人在公司的任职,由洪吴发担任总经理;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样一个由黑社会势力主导的不合法的公司会议上,居然有众多伍家区政府的政府官员参与,并由伍家区政法委书记发表祝贺黑社会头目洪吴发出任同升公司总经理的贺词!这样赤祼祼的为黑恶势力站台的“保护伞”恶劣行径真是让人目瞪口呆!
  这还是第一步,2016年11月24日,郭铁祥、徐佳出狱前的一个月,郭为了出狱后顺利接管金都建材批发市场,实施第二步计划:洪吴发组织近两百名社会闲散人员及几十名着装警服人员乘坐几十辆轿车、中巴车从市场三处入口同时冲进公司办公场所,不分青红皀白逢人就打,逢物就砸,将工作中的艾铁佴、肖振明打成重伤,同时还对十几名勤务人员肆意殴打、喷辣椒水、甚至逼迫抱头下跪!当有关人员报警后,本来离派出所几百米的距离,出警人员四十分钟后才出警到现场;可笑的是案发现场出现了“和谐”的一幕:参与打砸的社会闲散人员从警车旁不急不忙地撤离,并且还有着警服的人员在出警警察面前强行将公司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尽数拆出,毁灭证据后才在出警警察的注目礼中离开现场!此情此景,不得不让人生疑:难道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法治社会,就是警匪一家的社会嘛?!
  2016年12月28日上午8点半,也就是郭出狱后的第二天,伍家区向阳派出所副所长李茄林突然带领警察出现在金都市场,安排三辆警车守住金都市场的三个出入口,所有人只准出不准进,然后洪吴发带领更多的打手,再次携刀带棒冲进金都市场的公司办公场所,用暴力方式将本人履职期间聘请的公司办公工作人员全部清场,他们一直叫嚣:“打死打伤,五万一个!洪总已准备了200万在车上”。直至将公司招聘的员工全部赶出公司的大门,派出所副所长李茄林才带着警察撤离!(以上警匪一家亲的恶劣犯罪行为均有视频、拍照资料)。至此,在保护伞的保驾下,郭铁祥勾结黑社会势力在他出狱的第二天就用暴力手段非法强占了金都市场的控制权,又走上了他的侵占公司财产、非法经营之路。
  在处理“打砸抢”后事的时候,派出所副所长李茄林将“保护伞”为黑社会暴力事件善后的前端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李茄林对金都发生的严重暴力恶性抢夺强占案件不管不问,却多次代表洪吴发这个黑社会头目到医院与被打成重伤的艾铁耳谈私了条件;由于殴打致使艾左眼失明,社会舆论压力一边倒,李茄林才指使洪吴发安排三名并未打过艾铁耳的人交给派出所顶罪,对社会造成如此恶劣影响的黑社会暴力案件,却用普通打架案处理,三个顶罪人员一个被判一年多,两个被判缓刑;郭铁祥、洪吴发代表同升公司,动用公司公款300万元,分发给参与两次打砸抢夺金都市场的凶手作为奖赏;同时洪吴发委托他的亲信王宗国出面代表同升负责人郭铁祥、洪吴发处理三个顶罪人员坐牢的经济补贴。2017年的某一天,王宗国在宜昌开发区东山大酒店召集三个判刑人员的家属进行经济补偿,公布因打砸抢占金都市场遭受公安机关关押的人员补贴标准为每天200元。
  如此恶劣的有组织,有预谋,有善后的黑社会暴力集团案件在强大的“保护伞”庇护下,竟以普通打架案定性,就这样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终消失于无形!在社会主义法治社会的口号里,本人作为一个合法公民的合法权益继续得不到保障,偌大一个金都市场上万人仍旧生活在被黑社会强占非法经营的阴影之中,“保护伞”与黑恶势力仍在进行着见不得光的钱权利益交换!基于此,本人恳请省纪委、省检察院为社会主持公道,扫除这股在“保护伞”遮羞下的乌烟瘴气,还我中国法治社会的法治本色!本人诉求如下:
  一、恳请查明郭铁祥与伍家区政府官员勾结,非法倒卖国家土地的事实,以及郭铁祥利用非法巨额所得收买“保护伞”,为其勾结黑恶势力非法经营侵占公司其他股东的合法权益保驾护航的事实,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本人愿意在相关部门查处真相过程中实名举证;
  二、恳请上级检察机关重审于2017年被宜昌市人民检察院免于起诉的郭铁祥、徐佳职务侵占一案,并且本人针对郭铁祥职务侵占犯罪还有涉嫌侵占数额达数亿元人民币的重大线索及证据,以及郭铁祥伙同他人以不法手段将本人在公司的市值过亿的13%股权强行转卖的证据,恳请上级检察院针对我提供的证据进行侦查,与郭铁祥职务侵占一案并案处理。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8 sungear.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