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财经 >

[转帖]云南威信县庙沟村干部宋德文对民企强收“过路费”

来源:网络整理编辑:游龙网络2018-12-05 15:08点击:

    实名举报人:陈绍凤  身份证号:532130197910280242 家住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扎西镇环城西路378号

宋胜银身份证号:532130196703122319家住云南省昭通市威信县庙沟镇大塘村大坪村民小组


    党中央国务院刚刚出台相关政策继续支持民企发展,云南威信县村干部宋德文此时却在挖空心思打压民营企业。我叫陈绍风,是威信红利养殖场的合伙人之一。为了企业的发展,现我实名举报威信县庙沟镇大塘村委委员宋德文对我养牛场种种吃拿卡要及打砸的行为,恳请上级纪检部门,公安部门及新闻媒体介入调查。我的实名举报内容如有虚假,我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2016年10月,我和柳昌燕在威信县庙沟镇大塘村大坪村投资260余万元修建养牛场,2017年3月,养牛场正式建成并投入使用。

    其中牛棚面积为3000平米,设计养殖规模为300头育肥牛每栏,并在当地雇用3名固定员工,年用零时工数合计达1600个工时,有偿消耗当地玉米秸秆的同时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吸纳了2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以下简称卡户)参股分红,有力的带动了当地群众创收,2017年当年就实现了每户卡户480元的分红。

    宋德文强制养牛场要“租用”他的铲车

    村干部宋德文其实是当地的一个土霸,他依靠自已的家族势力及一定的经济势力当上了村委委员。看到我们养牛场建成并投放使用后产生了效益,宋德文就盯上了养牛场这块“唐僧肉”。 宋德文父亲宋盛波常年包揽工程做,家里有铲车,另一个族亲宋德武在养牛场帮忙粉碎草料。宋德武在养牛场打工期间,要求使用宋盛波的铲车卸草料,并强行要价:费用为每次100元。我嫌费用太高,随口说了一句“价格贵了,你家铲车我用不起”就这么一句话便和宋德武结下了“梁子”,也和宋家的家族势力结下了怨恨。

    因为我们养殖场的草料运输车经常要从宋德文家门口过,宋德文就以门口公路是自己家承包地修建为由,强行阻拦养殖场车辆,要求每年缴纳“过路费”。

    为了息事宁人,我们养牛场和宋家签订了300元/年的“过路费”,连续20年道路租用合同,眼看养殖场效益好起来了,宋德文家撕毁此前合同坐地涨价,要求养殖场每年支付6000的过路费,但遭到了我和养牛场股东的拒绝。

    宋德文以家族势力形成恶势力团伙

    2018年8月16日,养牛场正常的采购运输草料,当货车行驶到蚕房路段时,运输车辆遭到了宋盛波、宋盛良、宋盛乾、宋德文、宋德武五人的恶意扣留和打砸,并恶语相加辱骂货车司机和我(有录音视频照片为证)导致车辆破损,草料不能运达养牛场,因高温,整车的饲料腐烂在车厢里,造成10000余元的直接经济损失,然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2018年8月18日17点30分,宋盛波,宋盛乾,宋德文三人在蚕房路段将装有全株玉米秸秆的三辆货车拦截,不准车辆进入养殖场,造成整车全株玉米秸秆在车内腐烂变质,给养殖场造成经济损失10000余元。

    2018年8月18日晚上23时,宋德文驾驶云A1ND29号牌轿车堵塞在公路上,致使去往养殖场运牛的渝B718Q8号牌货车无法进入养牛场,车辆返空而回,造成经济损失1500元(车辆运输费用)。80头肉牛未交易成功(育肥牛一次性出栏),延长出栏时间,增加了成本,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数40000元。

    2018年9月2日下午14时,宋盛波再次将云C9F646号牌轿车停放在路中央,致使运送草料的货车无法进入。2018年9月19日下午16时,宋盛波,宋盛乾二人将运送酒糟的云C36960号牌货车拦截不准货车进养牛场,导致养殖场无精料喂牛,育肥牛跌膘严重。

    2018年9月22日,宋盛波将渣土堆放到公路中央11天,彻底阻断了牛场的“补给线”,之后借着当地政府道路硬化的名,直接将混泥土铺在了渣土上,将路面抬升了1米多(上面有高压线)致使运送草料车辆无法通行,并阻止施工队将路面铺设到牛场门口,宋德文的阴谋终于得逞,养牛场成了“孤岛”。别说运牛交易,就连正常的生产生活都成了问题。

    经养殖场统计,宋氏家族恶势力团伙共计七次堵路,三次围堵草料运输车,共计造成63.8吨草料腐烂变质,给养殖场造成直接损失经济25360元,养牛场64天无精料喂牛,导致80头育肥牛每头至少跌膘50斤,按15元/斤,至少损失60000元。64天无精料喂牛,牛光吃不长按每头牛每天60斤草料,每斤草料0.3元计算,80头牛64天共计吃掉的青储饲料损失到92160元,加上两个工人两个月的工资12000元,保守估计,这64天时间里宋德文宋盛波(宋盛波是宋德文的父亲)父子合计给我们养殖场造成的损失有231020元左右。但其父子公开场合还大放厥词“搞不垮你的养牛场我不姓宋”(有录音)。

    宋德文、宋盛波父子的恶行不仅这一起。2017除夕,大塘村大坪村民小组村民宋胜银遭到村委委员宋德文殴打,起因是宋德文在收取水费的时候宋胜银说了一句“水费应该按人头数收,不应按户数收”。当时,宋德文全家有11口人,用水量巨大,而宋胜银只是2个人。宋胜银这句话激怒了宋德文,顿时宋得文便恶语相加,顺手从地上捡了一根钢管向宋胜银砸去,导致宋胜银手臂淤青,在场的柳昌武、陆真西吓得不敢劝架。被打的宋胜银不敢还手,任由宋德文撕打、辱骂。看到宋胜银不敢还手后,宋德文嘴里不停地叫嚣:“老子的地盘你也敢放肆,你是找死!”最后经宋德文母亲王远飞劝阻后,宋德文才骂骂咧咧的离去。

    镇党委某领导是宋德文团伙保护伞

    但就是这样一个粗暴蛮横的土霸,当地党委某领导却拟提名宋德文为大塘村党总支书记。我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当地党委领导也多次现身“紧急灭火”,规劝我不要到纪检及公安部门举报,更不要捅给新闻媒体。面对组织及新闻媒体的调查,这个党委领导挨家挨户告诫知情的村民不要乱说话,以对村民“封口”的形式来对抗组织调查。

    习总书记为鼓励民营企业发展,不久前说过“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但在庙沟镇民企却成了“外人”,我们养殖场因遭受大坪村宋家家族恶势力打压蒙受了巨额损失,但当地党委政府某领导坐视不管,只将此事定性为“普通纠纷,”某镇党委领导多次为宋家恶势力团伙说情,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党委领导是庙沟大塘宋氏恶势力团伙的保护伞。此外,这位庙沟镇党委领导曾将庙沟镇一项1000余万的工程发包给宋德文父亲做,他们之间是否存在着利益输送关系呢?现恳请纪检部门、公安部门及新闻媒体介入调查,给我们民营企业一条出路,也给庙沟镇一个公平公正、风清气顺的环境。
 众言网(zhooyan.com)

精彩文章

Copyright © 2018 sungear.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大阳新闻网 版权所有